關於部落格
  • 1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雲 禍起陽泉

  上點年數的山西人都知道“學會五台話即可洋刀掛”這句話,說的是五台人閻錫山統治山西期間,只要你會說一口五台話,一官半職就有了根基保障。

同年7月,一條“前市委書記退還2000萬贓款”的風聞把這位女市委書記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2012年,白雲調任運城市委書記,成為新晉山西省委常委的人選之一。這是白雲遭受到的一次重大危機。陽泉人說,“這就猶如割肉醫瘡。

  而到了2013歲尾,陽泉市的經濟總量勉強過了600億元,2014年上半年生產總值僅到達309億元,全年不超過700億元幾成定局。“千億陽泉、百萬新城”的目標遙遙無期。”

  儘管此時的白雲與貪腐的聯系關系度不高,但值得註意的是,她和比她早一周落馬的山西省委常委、秘書長聶春玉有頗多交集,而他們之間的交集就産生在呂梁。

不外,山西官場幾乎一致認為白雲調職運城只是過渡性放置。

  儘管陽泉官方出頭具名闢謠,但受此影響,白雲此次未能進入山西省常委,而是調去了運城。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席志剛

  但在這之後,白雲用了7年時候才從副職升為正職。2001年2月,白雲成了共青團山西省委書記、黨組書記。官方泄漏,這一涉黑組織以“黃賭毒”起身,十餘年來涉及違法犯法案件46起,最終産生血腥奪礦的案件。

  與此同時,黑社會勢力染指煤炭,爭取礦權的流血衝突時有産生,排場慘烈。

白雲主政陽泉時,該市曾産生過轟動全國的關氏兄弟涉黑案。在宣揚部工作兩年後,白雲瓜熟蒂落調入平朔礦區工作,先後擔負工委幹事、團委書記。

  此時,父親白效玉任職平朔露天礦區工作委員會書記。

  “白雲在呂梁任職時代基本沒有實權,與煤老闆接觸不多,這次失事應當和呂梁關係不大。”知戀人士告知《中國新聞周刊》(  白雲自然被劃歸到“五台幫”。”未料到對方揶揄她說:“我和你不是老鄉,閻錫山跟你才是老鄉。私底下,她也頗以自己為五台人為榮。”

知情人士告知《中國新聞周刊》,白雲有一次到北京開會,在歇息時代她特意走到一名五台籍高官身旁套近乎:“我是您的同鄉呢。”在山西共青團系統與白雲有過工作關係的人士告知《中國���聞周刊》,此時的白雲在辦公室是帶領,在菜市場是家庭婦女,糊口朴素簡單。

  “公私分得很清晰,與青聯的各界人士也都相處和諧。

  白雲在共青團省委工作長達10年,作為女性向導,她處理工作精幹利落又不乏細膩,待人平和,沒什麼官架子,工作能力頗受認可。據動靜人士流露,賄賂白雲的並非傳言中的房地產公司,而是另有其人,這人經由過程平定縣副縣長王海平之手送出不小數量,而王海平已於本年6月20日被調查。

  截至目前,此傳說風聞仍未獲得證實。“本土幫”排斥“外來幫”,各山頭又內鬥連連,山西官場可謂步步驚心。上行下效,各地市縣均未幸免,接踵卷入。

  這一期間的山西宦海,官員歸山頭、進圈子之風流行。

  陽泉天空上的白雲

  深陷政商關係泥沼

  自2002年始,伴隨著近十年的煤炭黃金期,山西宦海完成政商勾搭的嬗變,派系林立,山頭眾多,素有“外來幫”和“本土幫”之分。

而“本土幫”又裂變出“五台幫”“晉南幫”等山頭。更樞紐的一點是,此時山西宦海的政治生態已産生了變化,官商勾搭構建利益團體,官場派系分立、山頭主義橫行。卷入此漩渦中的白雲,仿佛難以獨善其身。

  現有的線索表白,白雲到差陽泉時,此地已處於官商權錢生意業務的重重圍困。

報道中,引述她的話幾近都是沒有個性的說話。

  神秘的門第後臺

  “治污成為白雲最為守成的選擇。”熟習山西政情的人士說,白雲在陽泉的政績首要是任職市長的三年間展開了矸石治理、電廠脫硫、揚塵治理、污水治理、城市綜合治理和污染企業淘汰六大環保動作,官方的說法是全市污染指數呈現大幅度降落,空氣質量達到二級以上天氣明顯增多,不但遭到省里的肯定和嘉獎,亦獲得陽泉民間的承認。

  不外,白雲落馬後,一些陽泉當地人士也埋怨說,白雲主政那幾年,煤炭市場好,陽泉經濟情勢不錯,可是“她光想著綠化種樹,在城市扶植、經濟發展上損失了大好機會”。

  白雲的政治本質有口皆碑,這一點從白雲在共青團工作時就已展現。

熟習她工風格格的人士告知《中國新聞周刊》,這一期間,凡是上級召開的會議,白雲老是在會後第一時候放置轉達、進修,並對有關政策連系現實做出准確解讀。

  “千億百萬”的方針固然在很多人看來難以企及,但時任市委書記的白雲卻仍然睜開了聲勢浩大的宣揚運動。

直至2013年1月調任運城市委書記,她在離任講話時仍堅稱,始終以振興陽泉、富民強市為己任,積極摸索煤炭資本型城市轉型發展、協調成長、科學成長的新路子,扶植“千億陽泉、百萬新城”。

  其實,王國瑞並非最早給白雲惹出麻煩的人。

當時,她任職專職副書記,首要分擔農業、科教和黨建。

  2003年6月,白雲被派到地方任職。

或許是出於共青團系官員特有的謹慎,履職呂梁期間,白雲行事低調。其後近3年時候里,她前後擔任呂梁地委副書記和呂梁市委副書記。這一期間,是呂梁甚至全部煤炭行業步入黃金期的出發點,對經濟不是很在行的白雲入手下手惡補作業。在此時代,GDP衝動使得行政權利進一步膨脹,而主政一方的白雲已非履職呂梁時那般兢兢業業。

  2006年至2012年,恰逢煤炭價格飆升和全省煤炭資本整合大潮,隨之而來的是私挖濫採與礦權轉換帶來的亂象。

  陽泉與呂梁同為老區,被譽為“中共第一城”。此前大量的煤炭開采對環境造成了嚴重污染。

這裡是中國最大的無煙煤生產基地,儘管煤炭資本已近枯竭,但儲量仍相當可觀。白雲出任市長後不久,恰逢山西省委、省政府啟動污染重點城市“摘黑帽”工程。

(原題目:白雲:禍起陽泉)

其旗下北坪煤礦即是引爆關氏兄弟涉黑案的導火索,但這隻是冰山一角。

  該公司董事長王國瑞,深耕陽泉多年。王國瑞前後從關氏兄弟等黑社會性質組織手中購得平定卓正煤礦、平定西鎖簧煤礦等多家煤礦。從2004年開始,山西華通路橋團體被多次舉報以各類名義私挖濫採,竊取國度資源,而且長期在平定、盂縣等地進行不法開采,但陽泉政府並未採取辦法,任其做大。

  8月29日晚,中紀委網站發佈消息稱,山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白雲涉嫌嚴重違紀問題,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她成了中共十八大後首個落馬的副省級女高官。

  聶春玉與白雲幾近同期進入呂梁工作,搭班工作近3年,直到白雲調至陽泉任市長。到了2013年,白雲從運城市委書記提升至省委常委,又從聶春玉手中接過了統戰部長一職。

  2010年7月,方才履新山西省委書記的袁純清在陽泉市調研時提出“經濟總量達千億、城市生齒過百萬”的目的。

而在剛曩昔的2009年,陽泉市經濟總量只是348億元。白雲用了十年時候,即由副科升至副廳,一切都像計劃好了似的,一步都未錯過。

  朔州在1989年正式建市後,白雲出任朔州市團市委書記,4年後便升至共青團山西省委副書記。

  2006年4月,白雲調任陽泉擔負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兩個月後扶正,3年後升任市委書記。主政陽泉的6年,成為白雲宦途最主要的一站。據與白雲相熟的不肯具名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白雲身世自幹部家庭,父親白效玉在上世紀50年月官至地市級,曾擔負過山西省雁北行署專員、平朔工委書記,上世紀60年月還擔負過大同市副市長。

  白雲現年54歲,籍貫山西五台。”陽泉宦海人士謹慎地對《中國新聞周刊》暗示,小小的陽泉市與如日中天的鐵道部博弈,責任其實不完全在白雲。“貨運站放在城內,這在全國火車站結構中極為罕見。

  “客觀說,造成現在的局面,必定不是鐵道部所稱的手藝問題。”

為了搭上高鐵快車,陽泉付出了價格,原本的陽泉站除了保存一趟往返石家莊和太原的客運慢車外,掃數改為貨運。

白雲主政陽泉期間提拔的官員多遭舉報——2014年6月間,平定原縣委書記王銀旺、平定縣副縣長、平定郊戋戋委書記王秀珍、副書記楊艷紅接踵被查。

  恰在此時,中央肅貪反腐高壓延宕全省。值得關注的是,白雲退還2000萬贓款的傳說風聞即出自平定縣。

  陽泉部屬的盂縣、郊區和平定縣一時候村落被迫搬家,植被被大片革除,留下的只有一道道巨大的疤痕。由於幾年間大範圍不法掠奪性開采,大片地盤消失,生態惡化,資本枯竭,大快人心,村民上訪不息。

  聶春玉在呂梁時和煤老闆們關係非統一般,闡明人士認為,白雲弗成能對聶春玉的手法沒有察覺,聰明如她也許由此留神到了政商關係的奇妙,這為她主政陽泉後與殷商越走越近埋下了種子。

“五台幫”在山西宦海最為看好,很多五台縣籍貫人士都身居高位,根柢厚。在五台縣官方門戶網站“中國五台網”的“五台名人”一欄中,有曾任陝西省省長的白清才,現任山西省委常委、宣揚部長胡蘇平,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楊安和,山西省政協副主席李潭生等。

  誰也不曾料到,時至今日閻錫山的哲學會再被推崇。

  習慣於說正確的話,出格的話從不說,什麼樣的角色什麼樣的場合說什麼話,白雲始終拿捏得極爲到位。

  山西華通路橋團體是一家集道路橋梁、房建地產、煤炭資源、環保建材多項營業的企業,煤炭資源開辟是該公司的一項支柱產業,該公司經核准的煤炭資源儲量已達50億噸,構成了年審定總產能為1000萬噸的開采能力。

據陽泉本地人士稱,白雲與王國瑞交往頗深,故王國瑞得以涉險過關。

  儘管關氏兄弟涉黑案是公安部督辦的大案,但王國瑞終究並未受到連累。從華通路橋團體走向壯盛的軌跡可以看出,自2006年成立藍天環保公司始,其業務與白雲主政時期的政績工程方向一致,算是搭上了白雲這條線。

  “王國瑞被抓,意味著白雲處境不妙。”消息人士稱,王國瑞與白雲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是導致她落馬的環節人物。

  擔負基地通信總站衛生隊衛生員3年後,白雲調回了雁北軍分區後勤部衛生科。1984年9月,複員後的白雲由一位兵士一會兒轉變為朔縣縣委宣揚部黨教科副科長,在24歲那年步入了仕途。

  在煤炭經濟與GDP政績的裹挾下,以福建福清人為主體的“福建煤幫”扯著地質災害治理大旗進入陽泉,其剝離土石方的“大揭蓋”技術名聲大噪一時,各股處所權勢接踵卷入分肥,私挖濫採幾近瘋狂。

  而帶有白雲政績標籤的陽泉火車站北站,則給她帶來不小非議。

  進圈子與講政治

只要首要向導一句話,常常便可完成生意業務,這已成為約定俗成的特權。

  2011年5月,陽泉市地方煤礦由151座整合保存到52座,離別由11個主體企業實施兼併重組,近三分之二的礦被整合,礦權爭取到達巅峰。

在礦權轉讓過程中,處所當局具有絕對權力。

  2010年,占據陽泉13年的關氏兄弟被連窩端掉,但此案牽扯本地宦海,不少官員被查。

儘管沒有直接證據表白白雲牽扯此中,但她作為一把手沒有被窮究任何責任,輕鬆過關,陽泉民間對此多有微詞。

  1976年,白雲剛滿16歲,即應徵參軍。

這顯然與其門第不無關係——在誰人時候,從軍並不是普通人可以或許隨意馬虎取得的機遇,尤其是女孩子從戎,更不是一般家庭能做到的。民眾跑到市府大院抗議、請願,但仍然沒能更改建站地址。直至調離陽泉,此事帶給白雲的壓力都沒有消減。

  白雲擔負陽泉市恒久間,為陽泉爭取到石太客運專線(石家莊到太原)高鐵站,可是,建站所在闊別陽泉市區50公裡,引發民間不滿。“陽泉擡舉的縣級幹部,一些人的德才水平真是不勝一提,特別是白雲離職前突擊擡舉的一批。

  白雲在陽泉主政6年,提升的幹部不在少數。”陽泉本地人士告知《中國新聞周刊》。

  從白雲在朝經歷來看,她的政績不彰,但政治素養不容小覷。

  2014年7月9日, 王國瑞因涉嫌違法被撤銷山西省委委員資格,隨後王國瑞被有關部分帶走協助查詢拜訪。

  白雲晉升陽泉市委書記後,關氏兄弟涉黑案的聯系關系方——山西華通路橋集團在爭取礦權中收獲頗豐。


本文出自: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40917/13354511.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